• 新房
  • 二手房
  • 租房
  • 商铺
  • 办公房
专家称地权成百姓住宅限制 中国人应该住别墅
来源:和讯网 2015年03月11日 09:09
浏览:0评论:0 
分享到
[摘要]党国英:著名经济学家。陕西子长人,1997年6月至今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工作,任研究员,现任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从事农业经济学研究,主要业务专长是农村制度变迁问题研究。

党国英:著名经济学家。陕西子长人,1997年6月至今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工作,任研究员,现任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从事农业经济学研究,主要业务专长是农村制度变迁问题研究。主要代表作有:文集《驻足边缘》、《中国农村社会权威结构变迁与农村稳定》、《关于社会稳定的一个理论及其在农村分析中的应用》。

访谈实录:

有些底线思维太僵化

和讯网:我们知道土地制度改革是改革一个难点和痛点,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之后,很多方面的改革已经有了相当大的动作,但是土地制度改革一直推进的非常困难,原因在哪里?

党国英:按我的理解,主要是官方认为土地制度改革有三个底线,怕这三个底线出问题,所以就特别慎重。

这三个底线,一是所谓十八亿亩耕地红线问题,二是坚持集体所有制基本制度不变,三是农民的权益会不会受到侵害。考虑到这三个底线有可能被触动,所以一些改革举措就特别慎重,我认为这是官方的考虑。我个人是这样看的,考虑这三个底线自然有它自身的逻辑,但是在我看来归根到底还是我们思想不解放的问题。

然后在具体的改革思路的形成,征求意见当中还听到各种不同看法,我又觉得事实上,原因可能还和我们的利益集团有关系,可能有些利益相关方不见得认为市场化是一个好的方向。

而中央的改革精神是什么呢?就是要让市场在国民经济当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市场经济当然主要是要素市场,要素包括土地。

换句话说,将来土地改革的方向就是要让市场在土地要素配置当中发挥决定性的作用,但这就对有些利益相关方的利益可能会有一个伤害。

所以在我看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是解放思想的问题,一是我们说利益摩擦引起的问题。

利益摩擦我倒觉得应该把它看成正常的情况,因为任何公共政策都会伤害一些利益相关方,关键是我们的决策层,我们顶层设计应该思想解放,应该权衡当前改革的难点,利弊。

如果我们的思想能更解放一点,我认为对一些问题的评判就不一样,可能会更容易看到改革的利而不是弊。

和讯网:就官方的一些说法,他们的担心是不是也一定道理,如果说有道理的话,那么怎么解决这一问题?

党国英:三个底线我们先分开来说。

先来说保护耕地的问题。在我看来保护耕地的确是很重要,原因是我们的土地总量根本不影响我们实现城市化,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减少耕地呢?

所以在我看来保护耕地是可能的。因为农业效率的提高并不嫌土地多,农业经济本身就是一个土地密集型的,土地多了,就可以选择品质、肥力更好的地。所以土地是不嫌多的,地用不了还可以储备,这样两个考虑保护耕地红线我认为说法应该是没错。

那么红线会不会被触动,我认为完全有可能,所以官方的担忧也不是空穴来风,因为现实当中看到耕地被大量毁坏,导致建设用地的规模相当大,而平均每亩建设用地产出的GDP要比发达国家少的多,这说明保护好耕地,防止所谓的城市化成为土地的城市化,而不是人的城市化,确实就很重要。

那么就回过来怎么样防止这情况,单纯把所有的土地推向市场,如果没有一个官方的规划,没有土地功能区的划定,这个问题有可能发生。

土地转为建设用地,立刻使土地的主人收益提高。这个问题怎么办,迄今为止没有好的办法,我们主要是加强监管派出督察,但是这又导致每年几万件的违法,很容易导致法不责众,说明我们的法律就失效了。

所以传统的思路就有问题,怎么办?我的想法是要通过土地管理体制改革来解决这个问题。办法就是全国划定农业保护区,对农业保护区里面的地,就是指定它做农业,以及做农业的农民的农庄,以及和农业紧密结合的农民住宅,其他和农业无关的产业用地,只能减少不能增加。

我设想的是农业保护区,大面积的划,连片划,比如一个县就划几大块。我认为全国划定30亿亩都是有可能的,划定30亿亩以后,大概4、5亿亩是河流、道路,甚至一些森林,农业区也可以有这些,还可以剩多少呢,剩25亿亩地都有可能,但不会妨碍我们搞城市化。因为,全国土地的总量是接近150亿亩,去掉一些所谓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还有大概60亿亩。

只划定30亿亩,还有30亿亩呢,这30亿亩就可以让它有一个灵活的管控。

土地管理体制改革就是让这些地交给地方管,前面的农业的保护区由中央来管,农业保护区以外的地交给地方管,这就是重大土地管理体制一个调整。地方管是不是就说中央干脆不做调控?也不是。

我认为几个指标中央可以把握,一是比如森林覆盖率,30亿亩森林覆盖率50%我们还有15亿亩,这都是不得了的数量,这是第一个指标。第二个指标就是城市建城区的经济密度,城市建城区1亿亩,人家国外比如说产个600万,你是多少呢?是50万,那么我们对你的城市密集扩张,我们就要有一个大的指标管理。

不管你具体要占哪一块,农业保护区以外的不管。其他地方只管一个总量的控制,一个经济密度,一个开发强度。

开发强度是什么呢,就是你的辖区只考虑非农业保护区,看辖区里城市面积占的比重多大,超过50%的开发强度,就有问题了,这是我说第三个指标。

第四个指标我认为也特别重要,是什么呢?就是城市建设区中,老百姓居住的比例有多大,现在做法就是尽量把老百姓挤压在一个角落里头,搞的老百姓普遍住高楼,号称是没有土地,其实根本不是。你看这几个指标管起来以后,30亿亩可以使用就是不得了的数量,我刚才说一半是50%森林覆盖率,那全国城市辖区是非常好的。

那么我们在去掉一些地,还可以有一些特殊地,可以有一些菜地,这些都可以有,我告诉你,如果我们的城市建城区搞到两亿亩已经是相当大了。

这意味着,假设一亩地产出300万的GDP——这不算多,国际上,一亩地300万数字算很少的。这样,一亿亩土地的GDP就可以达到300万亿,两亿亩就600万亿,就是我们现在GDP总量的十倍。所以,这些土地对于发展经济根本就没有问题。

把30亿亩交给你,那你2亿亩其实就可以解决城市经济的问题,我们再扩张一点,我们说比如说300万达不到,我们让你达到多少呢,比如说200万,我可以把地给你扩大3亿亩,而且还是600万亿,这都是不得了的量,根本不存在没有地的问题。

那么为什么要下放,因为中央的一个国土资源部你根本管不了。现在就能够看到了,到处都有违法用地,根本原因就是因为管不了,因为管的成本太高了。

在这里我们也有一些理论的思考,谁能把自己资源管好,当事人管的最好,用地者利益相关者他们来管最好,地权要下放。特别是非农业保护区这块,下放了以后就只管几个指标,控制城市面积扩张的速度,大体上就不会有所谓耕地减少的问题。

我们可以对比下现在,中央现在基本农业保护政策,都是零零碎碎,极容易被切割。比如如今的新政策叫划定永久基本农田。但由于还是零零碎碎,那么这种永久能“永久”吗?过去我国一直都号称世界上最严格的土地保护政策,都解决不了问题,将来永久就能解决问题?

根本原因还是体制不对。

[责任编辑:马梅]

网友评论(0条)

匿名发表

还可以再输入400个字

最新评价

  • 楼盘导购
  • 开盘详情
  • 城建规划
关于我们用户指南 版权声明友情链接招聘信息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6 FDC.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武汉亿房信息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80036 Mailto:webmaster@fdc.com.cn